欢迎光临河大艺考培训学校官网

河大艺考培训中心,河南胜试教育有限公司

权威艺考教育品牌

河南省较早的艺术高考培训机构

多年教学经验,河南艺术高考培训行业的典范

24小时咨询热线:0371-66898899 17737118899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编导专业

戈达尔是谁?

文章出处:本站 人气:527发表时间:2022/9/15
上世纪50年代中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法国出现了这样一群年轻的影评人:他们以激烈的言辞批评当时的电影工作者,从镜头的运用到演员的对白和表演,甚至直言当时的导演根本就不懂电影。
们以电影评论起家,法国著名的影评杂志《电影手册》是他们言论的大本营。
如果放到今天,已经成名的导演面对外行如此尖锐的批评,可能会气不过地反驳一句:“你行你上啊!”
于是他们真的上了。
这群意气风发的电影批评家,在批评完法国现行的电影制度后,写评论已经无法满足他们躁动的创作欲望,竟然真的开始自己拍摄电影了。
名不见经传的他们无法拉到赞助和投资,只能和亲友们借钱拍摄。而为了和过去的电影划清界限,他们不在摄影棚进行拍摄,转而以实景拍摄取代,更重要的原因是实景拍摄成本更低廉。
让-吕克·戈达尔,正是其中的一员。
1930年,戈达尔生于法国巴黎,幼年移居瑞士,长大后回到巴黎,大学时读的是人种学。
1950年,他进入法国《电影手册》编辑部,开始从事专职影评。
在随后十年的时间里,他整天泡在电影资料馆里,和特吕弗等人成为了“电影资料馆里的耗子”。他们研究和观看了大量各种类型的影片,打下了电影素养的底子。
1959年,戈达尔在特吕弗的帮助下导演了第一部长故事片《筋疲力尽》,这部电影被称为法国新浪潮电影的宣言书。
影片拍摄总共用了4个星期,戈达尔不用分镜头剧本,不租摄影棚,不用任何人工光源,把摄影机藏在一辆借来的手推车里,他每天早上写台词,当场念给演员听,即兴创作的冲动伴随着整个拍摄过程。
摄影机变成了手推车里的玩具,推过来,拉过去,快速跳接手法令人瞠目结舌。他凭借对传统电影技法的极度蔑视和大胆创新而成为长久以来引领电影探索的风潮人物,法国电影人梅尔维尔认为新浪潮的特定风格,就是戈达尔的风格。
法国电影资料馆馆长亨利·郎格洛瓦在为乔治·萨杜尔的《世界电影史》撰写的序言中说,如果早期电影史可以分为“格里菲斯前”和“格里菲斯后”的话,那么当代电影也可以分为“戈达尔前”和“戈达尔后”。
《筋疲力尽》讲一个巴黎浪子枪杀警察偷车,后来被女友出卖,在街上被警察枪击的故事。片中插入许多美国B级警匪片风格,粗糙而即兴,投资方最后收了1.5亿法郎票房,片中女主角的短发造型,至今还是文艺女青年的造型模板。
1958年—1962年间,法国一共出现了97部处女作。仅是《电影手册》那五大影评人就拍了32部电影。
这些电影全部实景拍摄,片中主人公是巴黎街头最前卫的年轻人,他们反体制,挑战权威,在庄严的卢浮宫里赛跑,对男女关系无所顾忌……电影记者弗朗索瓦·吉劳德在《快报》上,把这一系列现象命名为“新浪潮”。
有人曾经问,法国电影“新浪潮”到底是什么?
是跳切、绝对年轻的新导演、毫无表演经验的业余演员、手提摄影、存在主义,还有戈达尔的宣言:”电影应该真诚地表现作者了解的生活,而不是那些不了解的蹩脚生活。“
年轻观众通过这些电影更新自己的生活,他们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电影里的,什么是电影外的。
在戈达尔们之后,新浪潮迅速成为独立、自由、反体制神话代名词,席卷全世界:
1962年,德国26位电影人联名发表《奥伯豪森宣言》,宣称要“与老爸电影决裂”,要运用新的电影语言发展“明日电影”,从此开始了20年的“新德国电影运动”,沃纳·赫尔佐格、沃尔克·施隆多夫、法斯宾德和维姆·文德斯,就诞生于“新德国电影”运动。
在日本,电影人直接拷贝新浪潮模式,大岛渚一边写影评、剧本,一边拍片,他和今村昌平、筱田正浩等人,公开表示崇拜《筋疲力尽》,唾弃黑泽明、小津安二郎等脱离现实、沉溺于美学的电影。
在美国,阿瑟·佩恩的《雌雄大盗》颠覆了美国传统警匪片的样式,以一对雌雄大盗为影片主角,无政府主义者、社会秩序的破坏者和颠覆者成为膜拜的样板。伍迪·艾伦、罗伯特·奥特曼、马丁·斯科塞斯仿照新浪潮不受片厂制约的模式,开始了非主流电影的制作。
台湾明确打出新浪潮旗号,开始了作家电影的创作,其代表人物侯孝贤、杨德昌等至今仍是台湾新电影运动的中流砥柱。
香港从无线电视台起家的徐克、许鞍华、严浩翔等一批新导演,用轻便的摄影机拍摄了大量作家电影,至今仍被命名为香港新浪潮导演。
作为对于华丽无当的商业电影的反抗,新浪潮不仅在法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甚至波及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已经成为一个被反复渲染的神话:就像2003年贝尔托鲁奇在电影《梦想家》里表现的那样:有为青年们口袋里总要揣着一本《电影手册》,就像我们“文革”时代的红宝书。
《电影手册》曾经总结新浪潮:“新浪潮是口号、意外、流行,还是风险很高的基金会?不,它是一场运动,就如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赋予这个词的意义一样。”
1968年的法国五月风暴让戈达尔的电影再一次进行了革新,他开始研究《毛泽东选集》,推崇中国革命样板戏,他从此不再拍摄商业性影片,转而拍摄给工人阶级看的影片,陆续拍摄了《真理报》、《东风》、《战斗在意大利》等一系列讨论革命问题的电影。
1971年6月,戈达尔遭遇车祸,几乎死亡,在医院休养半年之久,一度中断拍片,伤愈后移居瑞士。
这段时期,由于政治上的和艺术上的分歧,戈达尔与法国的手册派导演失和,直到1980年才重又回法国拍摄故事片,主要以同时充满政见和艺术创新的影片为主,代表作为《电影史》。
虽然晚年居住在瑞士的戈达尔几乎被喧闹的世界所遗忘,但他坚持用电影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而且几乎没有间断过。
2014年,他拍摄的《再见语言》依然以其独树一帜的风格入围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
可以说,戈达尔是一位真正的艺术电影史上的“老炮儿”,一部活的电影史。
而如今,这部电影史,终于也翻到了最后一页。
但幸好,电影,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成功超越了死亡的艺术,人类历史和情感的木乃伊,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也许仍会与我们常伴。
0371-668988990371-66898899
企业邮箱373768989@qq.com
在线咨询在线咨询
官方微信